您的位置:我得杂志网 > 新闻中心 > 杂志文章 > 雷柏科技,错过的十年
雷柏科技,错过的十年
 
诗与星空

十年前,笔者以不到200元的价格买到了一款2.4G的无线头戴式雷柏耳机。无论是便携性、舒适性,还是音质,都在可接受范围之内。然而,十年过去了,在AirPods引领真无线耳机快速掀起市场新浪潮的时候,雷柏的业绩有没有顺势大获丰收?

2月10日,春节前最后一个工作日,雷柏科技(002577.SZ)发布了2020年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5亿元,同比上涨0.09%;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651.28万元,实现扭亏为盈。

上市公司出具年报是一项庞大的工程,包括年结、快报出具、财务数据匡算调整、年报底稿、事务所驻场审计和最终年报出具。

整个过程很少低于三个月完成,纵观整个A股,2020年的年报在春节前完成的,只有20多家公司。主要有三类,一类是经营一潭死水业绩成定局的ST公司;一类是公司规模不大、并表子公司不多、核心业务比较少的公司;还有一类是中国平安这种科技型公司,依赖大数据技术加快了财务出具报表的过程。

从财报内容看,雷柏科技属于第二种,公司旗下只有6家子公司,大部分经营不善,规模较小,业绩亏损,所以公司能够较快地完成年报的出具和审计工作。

业绩不升反降,失去的十年
2010年,雷柏科技的营收6.49亿元,净利润1.1亿元。和十年前相比,公司业绩大幅下滑。

公司上市以来,营收规模变化不大,基本维持在4亿-6亿元之间,净利润更是徘徊在盈亏平衡点。十年来,净利润最高的年份是上市那年,是典型的“上市即巅峰”类型。

作为电脑外设行业中的知名公司,鼠标键盘是公司的核心产品,上市以来虽然曾经进行过多元化转型尝试,但新产品缺乏足够的竞争力,转型其他产品线的市场接受程度不高。

2014年,公司开始尝试多元化转型,以5.36亿元商誉的代价并购乐汇天下,切入游戏产业。从公司的产品线来说,作为一家外设厂商,布局游戏,有一定的相关性。但公司的游戏业务好景不长,业绩平平,2015年该游戏公司商誉暴雷,2016年清退游戏业务离场。

这次并购恰逢牛市,很多上市公司误将资本市场的快速增值当做企业的经营能力提升,在缺乏严谨论证分析的情况下,实施了较高溢价的大手笔并购,在被并购企业无法达到预期经营目标后,拖累公司业绩。

除了游戏,公司还尝试转型机器人行业。春晚的机器牛让人们看到了当前国产机器人行业的发展进程,随着人口老龄化的进程,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大有市场。

图:雷柏科技上市以来业绩大幅下滑


数据来源:iFind

雷柏科技的机器人自动化集成业务主要聚焦新能源、冷链、医药、汽车、电子商业领域的制造商,着力于智能仓储物流集成装备业务线。但是,受到疫情的影响,公司的机器人业务在2020年大幅缩水,销售额从上年同期的8000万元左右骤降到319万元。

在发展机器人业务的同时,公司和腾讯合作,开展无人机业务。腾讯在2016年度发布会上正式发布首款无人机产品“空影YING”,这款无人机,腾讯负责软件研发、用户运营和市场营销,,雷柏科技负责硬件研发、供应链整合及生产制造。看似是完美组合,然而现实情况是,目前的消费级无人机市场是大疆的天下,包括小米在内的其他品牌毫无还手之力。

随着大疆无人机全方位碾压式的竞争优势,雷柏科技的无人机业务也在短暂的扩大后,迅速萎缩,最终财报中不再体现该业务的具体销售额。

应收账款周转率里的秘密
虽然转型不算成功,但公司除了商誉暴雷外,花钱一直比较谨慎。账面现金长期维持在4亿-5亿元之间,基本没有长短期借款,属于赚一块钱花一块钱的保守经营类型。

现金流量表显示,2015年以来,除了2019年,公司绝大多数年份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是负数。考虑到公司的营收规模变化不大,这就意味着公司销售的产品,回笼资金情况不佳,真实盈利能力比较差。

对比近几年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会发现和2014年相比,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几乎翻了一番。

年报显示,公司来自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占比高达49.18%。几乎占一半,其中第一大客户销售占比26.94%。应收账款中,前五大客户的应收账款占应收账款总额的63.51%。

从数据上看,公司明显存在着过度依赖大客户的情况。

2013年起,公司不再在年报中披露前五大客户的具体名称。但从公司的经营模式来看,这些大客户大概率是京东等线上经销商,而京东给供应商的回款周期比较透明,可见公司在其他平台的销售回款情况存在不小的风险。

母公司报表里的异常
上市公司的报表都有两个口径,一个是母公司口径,一个是合并口径。

雷柏科技的合并报表和母公司报表有明显的差异,合并资产负债表中,应收账款1.44亿元;母公司资产负债表中,应收账款2.88亿元,二者差了一倍。公司的母公司口径应收款项比合并口径还要多,意味着母公司和子公司之间,存在大量的业务往来。

一般来说,上市公司财务报表只需要阅读合并报表即可。但雷柏科技的母公司报表却不同寻常,母公司和子公司之间的往来业务会抵消后体现在合并报表中,深圳零度智能飞行器(下称“零度智能”)是公司旗下控股子公司,通常情况下,关联方是不应该计提坏账准备的。

母公司资产负债表的坏账准备里,公司对大客户零度智能计提了3153万元的坏账准备。这意味着该子公司已经没有偿还能力,也从侧面说明公司的无人机业务宣告失败。

研发投入太低
作为一家科技类企业,公司的研发投入过于保守。2020年全年,公司的研发投入仅有1594万元,占营收比例约3.5%。

根据Newzoo发布的《2020全球移动市场报告》,2020年全球智能手机用户预计达到35亿元,2023年或将突破40亿元,其中来自国内用户将超过四分之一。在消费电子行业技术更新日新月异的时代,公司的研发支出有些“不思进取”,很难跟上消费者的潮流。

新增核心业务—租赁
从历年来的营收构成看,公司的核心产品是依托于PC的键鼠。而PC市场近年来已经陷入停滞阶段,导致键鼠市场扩张乏力,迫切需要多元化转型。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公司选择的突破既不是电竞配件,也不是真无线耳机,而是房屋租赁。2020年,公司租赁收入3092万元,租赁业务带来毛利润2002万元,成为公司利润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公司2014年就开始开展房屋租赁业务,但长期以来规模较小,对业绩的影响几乎忽略不计。但从2019年开始,公司将绝大部分房产由普通的固定资产科目核算,转移到投资性房地产科目核算,这意味着租赁业务成了“主营”。

无论是市场占有率还是品牌知名度,雷柏在市场上都有一定的份额。但是,当消费电子迎来真无线耳机爆发式增长的机遇时,雷柏科技经过多次转型,还在小心翼翼的靠租房拓展营收规模。尤其是公司的研发投入连年下滑,错过了最佳时机,已经失去了科技公司应有的特点。

在核心业务不断萎缩的情况下,公司在主营业务方面不思进取,反倒是通过房屋租赁来维持公司的利润和现金流。2014年以来,公司基本不分红,也没有股权质押,稍有闲置现金就去购买理财。如此保守的经营策略,不由得让人质疑公司上市的意义。
声明: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阅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处理,谢谢!

让发行变的更简单让订阅变的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