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我得杂志网 > 新闻中心 > 杂志文章 > 把时间花在“令人心碎”的事上
把时间花在“令人心碎”的事上
 
胡萌琦

G David Gelles
M梅琳达·盖茨(Melinda Gates)
David Gelles

David G elles自2013年开始担任《纽约时报》记者,撰写关于并购、媒体、技术等方面的文章。在加入《纽约时报》之前,他曾担任英国《金融时报》驻纽约和旧金山记者。

梅琳达·盖茨(Melinda Gates)从达拉斯高中毕业的时候,作为毕业生代表在演讲中引用了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的话:“哪怕只有一个人的生活因为你的存在而变得轻松,那也是成功。”

几十年后,盖茨夫人的财富增加了数十亿美元,但那句话仍在她耳边回响。她说:“从高中时起,这就是我对成功的定义。因此,如果我有额外的钱,可以为他人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那就是我要做的。”

G你和你先生很早之前就警告人们要当心传染病大流行。过去的这一年与你们早前的预想有什么不同?

M你可以去设想传染病大流行是什么样子,但是除非亲身经历过,否则很难了解现实究竟会怎样。我认为我们的预测相当不错。疾病有可能传播得非常快,这取决于它的性质。现在的传播情况没有让我们感到惊讶。让我们惊讶的倒是,我们没有真正考虑到由此带来的经济影响。如果足够幸运的话,我们可以待在家里,在家办公。我觉得,這个方面是我们当初没能准备好的。

G你认为,要在美国和全球开展有效的、全面的疫苗接种,最严峻的挑战会是什么?

M我们知道该如何运输疫苗,即便是送往偏远地区。有些疫苗难以保存,需要大规模的冷链运输,所以很难在全球推广。但随着新疫苗的相继出现,我相信这方面会有很大改善。当新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得到认可后,接种工作便会相继展开,这样大家就能走出家门,恢复正常生活。

G在你看来,制药厂商在疫情期间通过销售疫苗获利的做法合适吗?

M我认为,它们应该获取一些利润,因为我们都希望它们能继续经营下去。而且归根到底,它们还要向股东负责。问题在于,利润有多少。我认为,面对眼下这场疫情,应该只会略高于疫苗的边际成本。

G有人认为,如今大型慈善团体的权力过大,以至于教育政策和公共政策的决定权从政府手里转移到了个人手中。你怎么看?

M我认为,这个批评值得我们倾听和审视。在我们的慈善工作中,没有一件事不是与政府合作的。因为归根结底,是政府推动了这些事业,帮助了大多数人。政府、慈善团体、私营部门和公民社会之间需要形成一个健康的生态系统。当这个生态系统达到最佳状态时,其中的任何一方都不会权力过大。

如你所知,如果我的先生和我在教育领域有更多的决策权,或许我们会在美国做更多的事。但我们没有。我们尝试过一些做法,但遭到拒绝或不起作用。教育方面的决定由家长、教师工会、市长和市议会来作,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健康的生态系统。我只希望美国的学校系统对所有孩子都能更好些。

G你拥有巨大的特权,很多人却正经历着痛苦,该如何协调?

M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没有人能解释你是如何获得这种特权的。但在疫情暴发前,我花了很多时间去旅行、和他人见面,去做一些我称之为“让我心碎”的事。我曾在特蕾莎修女的临终者之家工作;我曾睡在非洲的农场里;我每天早晨都冥想,一想到那些失去亲人的人,我就不停流泪。在那些地方,你不会只为自己患得患失,你真的会为每个人心痛。所以我经常哭,然后我回到这里,问自己:“我该如何利用那些人分享给我的,以及我学到的东西?我该如何把这些东西运用到工作中,让世界变得更美好?”我尽力去不断提醒自己,这是一种特权。
声明: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阅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处理,谢谢!

让发行变的更简单让订阅变的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