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我得杂志网 > 新闻中心 > 杂志文章 > 警惕管理中的恶小
警惕管理中的恶小
2020-07-06  我得杂志网

1995年,43岁的克里斯坦森与约瑟夫?鲍尔一起在《哈佛商业评论》上发表论文《破坏性技术:逐浪之道》,首次提出了“维持性技术”和“破坏性技术”的区别。此外,克里斯坦森还提出了一个让人吃惊的观点,在这个时代,好的管理也不能拯救组织的败亡,甚至它还是败亡之因。

在克里斯坦森看来,那些被颠覆的公司的管理层往往遵循着良好管理的原则:进行细致的市场分析、预测市场需求、了解消费者的意愿等等。可是,这些公司为何掉队?说出来也许让人大跌眼镜,恰恰是因为“它们按照主要市场中大多数用户历来重视的那些方面,来改进已定型产品的性能”。也就是说,技术或模式上的路径依赖才是最终导致优秀企业失败的主因。

比尔?盖茨或许记住了这句话,他曾经透露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放在他办公桌上的提案无一例外地自我标榜着具备破坏性创新的特质。然而即便如此,盖茨也丝毫不认为微软是一家“安全”的公司——有关“微软距离破产只有18个月”的公开表述就体现出这位曾经世界首富的内心不安。

那么,如果连好的管理也不能拯救组织的败亡,还有什么可以拯救?是高瞻远瞩的企业愿景么?是360度无死角的商业大数据分析么?抑或是如某知识付费平台所鼓吹的12种思维模式的淬炼?

阿玛尔?毕海德曾有一个知名的好钱坏钱理论,他认为,试图通过快速的大规模投资去找一个项目能一直赚钱的方法,这便是“坏钱”。因为“在所有最后能够成功的企业当中,有93%都曾因为最初策略行不通而另谋他路”——在一个只有7%成功率的事上不惜重金,与赌徒何异?看一看最近扬中市口罩熔喷布造富神话的破灭,就是一个短期投机踩空的典型“坏钱”案例。此外,在本期案例栏目,《撑不住的“娃娃机”老板:不敢期待报复性消费》的现实困惑,也体现出创业者在有关长尾经济命题下实践误区。按照许小年教授的观点,长尾经济是一个社会净值小于零的商业模式,诸如娃娃机市场上众多的进入者一般,那些看到商机就进行简单照搬的创业,难免就会落入“坏钱”陷阱。

与“坏钱”们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同样“一罩难求”的3M公司,这家以打造多元化创新为核心的企业,显然并未因为疫情带来的暴富商机而乱了阵脚,它一方面拒绝了美国总统限制出口的行政命令,践行企业之于客户的服务承诺;另一方面则主动对内部在疫情期间的各项成本进行了压缩,彰显出了危机之下大企业应有的冷静应对和价值观底色。

一句话,错误的行为源自错误的认知。致命的错误极少数是一蹴而就的,往往都是从一些微不足道的小错误开始,“小错”之所以易犯,正是在于其选择的边际收益超过了边际成本。而这些犯小错的边际思维就是被破坏性创新者取而代之的在位企业的根源,也是一个人从一失足走向千古恨的缘起。如果一开始就以“完全成本”来做决策,即把放弃准则的所有代价都计算在内,那么犯小错误的收益就得不偿失了。这也正印证了克里斯坦森自己的经验——“100%的堅持要比98%的坚持更容易实现”。

网页地址:http://www.myzazhi.cn/news/pager.php?id=11424
信息编辑:myzazhi  信息来源: 《中欧商业评论》杂志 点击:113
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文章、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阅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让发行变的更简单让订阅变的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