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我得杂志网 > 新闻中心 > 杂志文章 > 银监会大幅下调拨备红线背后
银监会大幅下调拨备红线背后
2018-10-11  我得杂志网
2018年初,银监会印发《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银监发[2018]7号)(以下简称:《通知》),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金监管要求。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150%,贷款拨备率监管要求由2.5%调整为1.5%~2.5%。各级监管部门在上述调整区间范围内,按照同质同类、一行一策原则,明确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这一信号意味着什么?这一举措将会对商业银行业务以及市场利率造成什么影响呢?请看此文分析

政策调整释疑

贷款拨备率和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都是银行业重要的资产质量监管指标,但他们的意义各不相同。

首先,通过公式来认识以下这几个指标:

贷款拨备率=(一般准备+专项准备+特种准备)/ 各项贷款×100%

拨备覆盖率=(一般准备+专项准备+特种准备)/(次级类贷款+可疑类贷款+损失类贷款)×100%

不良贷款率=(次级类贷款+可疑类贷款+损失类贷款)/各项贷款×100%

不良贷款率=贷款拨备率/拨备覆盖率×100%

根据调整前的要求:拨备覆盖率为150%;贷款拨备率为2.5%。也就是说:如果银行有100元贷款,那么至少要有2.5元的贷款损失准备金,并且它的那些不良贷款不能多于1.67(2.5/150%),如果不能满足的话,那么就要多计提一部分的贷款准备金。

举例来讲,某银行贷款余额100亿,其中正常类90亿,关注类两亿,次级类五亿,可疑类两亿,损失类一亿,则其不良贷款率为(5+2+1)/100=8%。

假设不计提特种准备,按照现行规定,首先应当计提贷款一般损失准备金=100×1%=1亿,然后按照规定比例应计提专项贷款损失准备:2×2%+5 25%+2 50%+1 100%=3.29亿。加上一般准备,准备金总额应当达到4.29亿元。

假设这家银行真的按规定计提了4.29亿元,则拨备覆盖率为4.29/(5+2+1)=53.63%,贷款拨备率为4.29%;如果计提了16亿,则拨备覆盖率为200%,贷款拨备率为16%;反之,如果仅计提了4亿,则拨备覆盖率为50%,贷款拨备率为4%,且达不到按比例计提的最低要求,拨备严重不足。

总结来看,如果一家银行的不良贷款比较小,贷款规模比较大,为贷款计提的备付金主要受到贷款拨备率的制约;如果其不良贷款较大,为贷款计提的备付金主要受到拨备覆盖率的制约。目前,监管当局下调此两项指标的标准,意味着对于银行的贷款环节有所放松,对银行的贷款业务予以支持。

市场反应

在央行的MPA考核中,不良贷款率和拨备覆盖率都是作为资产质量项下的考核指标,二者各占50%的比重。也就是说,下调拨备覆盖率对于银行考核有着明显的减压效果。而贷款是商业银行创造存款货币的直接手段,也就意味着市场流动性应该会得以改善。

消息发布之后,市场有哪些变化呢?

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周值不断下行

通过SHIBOR-1W走势可以看出,进入2018年2月份以来,同业拆放利率有走低的趋势,尤其是进入3月份,《通知》公布之后,利率进一步走低。这说明银行间市场对于货币流动性有更加宽松的预期,银行融资成本降低。



央行多日暂停逆回购操作

公开市场操作是目前央行调节市场流动性的主要货币工具,而逆回购操作是央行投放流动性的手段之一。通过观察央行七天、14天、28天和63天的逆回购数量可以看出,2018年2月下旬以来,央行大大缩减逆回购数量,3月初开始暂停逆回购操作。央行公告称,“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可吸收央行逆回购到期等因素的影响”,这也印证了市场流动性充足的事实。



货币基金收紧

2017年11月,一行三会下发《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资管新规”),其中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等规定,彰显资管新规打破刚兑的明确态度。2018年3月初,市场传出消息称,监管层召集国内多家大型公募基金公司的相关高管人士对短期理财债基和货币基金的运行、规模等进行了讨论,这两类基金或在资管新规实施后面临重大调整。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月底,货币基金规模达到7.3万亿元,较前一个月增长了6425.89亿元,增幅高达9.54%。这也是货币基金规模首次突破七万亿元整数关口。作为一个快速崛起的新型支付工具和投资产品,货币基金对于基础流动性的影响力不容小觑。

2017年的流动性新规已经对货币基金进行了特别规定,2017年末的18项监管指令更使得货币基金面临前所未有的监管局面,在防范系统性风险的大前提下,货币基金T+0面临进一步收紧的可能性也大幅上升。

从这个角度来看,由投资工具带来的流动性创造在监管层对金融风险的考量下面临严峻考验。

监管形势展望

2017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货币政策要保持稳健中性,适应货币供应方式新变化,调节好货币闸门,努力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和机制,维护流动性基本稳定。”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保持中性,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更好为实体经济服务,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同时指出,今后三年金融工作“重点是防范金融风险”,“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和处置,坚决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加强薄弱环节监管制度建设”,这也是近期央行、证监会等部门加强风险管控的指导思想。

在“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中性”、“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的前提下, “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更好为实体经济服务”,“促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的良性循环”,这对中国的货币政策制定与实施以及金融市场监管与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流动性是金融市场发展的关键影响因素,而传统的银行存贷业务是创造基础流动性的经典模式,并且形成了有效的支付体系和监管体系,是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根本所在。而随着金融创新的不断推进,新型货币工具层出不穷,货币创造的方式也正在潜移默化地发生改变,但此类流动性对于实体经济的支持有待观察,并且也面临很多监管盲区,爆发了一些风险时间。从政府的经济工作目标以及最近相关部门的举措来看,监管当局会对风险较低、风险控制较好的传统银行创造流动性的业务进行支持,而对借助金融创新而迅速发展的金融创新工具进行密切观察并规范监管。
网页地址:http://www.myzazhi.cn/news/pager.php?id=10120
信息编辑:myzazhi  信息来源: 《国际融资》杂志 点击:87
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文章、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阅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让发行变的更简单让订阅变的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