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我得杂志网 > 新闻中心 > 杂志文章 > 陈建:金融科技格局的革新者
陈建:金融科技格局的革新者
2018-09-14  我得杂志网
文:投资圈杂志/左勤程
 
互联网为金融行业带来了深刻变革,科技与金融的融合更是成为了行业的大势所趋,一大批优秀的金融科技创业企业通过各种创新技术、商业模式和用户体验,改写着金融行业的未来版图。放眼全球,资本在金融科技领域的投入仍在不断加大。国际知名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近日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全球范围内对金融科技公司的投资交易共875宗,投资总额达到57.9亿美元。

金融科技已经成为下一阶段金融机构竞争的新战场,围绕着巨大的社会需求,许多金融科技公司把握住了市场机遇。2018年7月,睿智合创(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睿智科技”)宣布获得由华盖资本领投,未名博雅投资和多家产业资本跟投,规模为1亿元的投资。未来,睿智科技希望通过独具特色的大数据洞察力系列产品、人工智能催收服务、一站式赋能云服务和智能导流服务等创新金融科技,以颠覆性的商业模式,推动金融科技行业的新一轮进步。

近日,睿智科技董事长陈建接受本刊专访,与记者分享了他对金融科技的认识以及创业的心路历程。

技术推动创新

《投资圈》:业界对你们产品的评价如何?

陈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客户是最好的证明。其实所有的金融机构在跟我们签约之前都会去做严格的技术验证,我们自己说自己多好都没有用,银行要看验证结果。

现在国内前15大银行,我们签约了12家。行业壁垒最高、对风控要求最为严格的银行都一批批成为了我们的客户,这是对我们产品最好的评价。

《投资圈》:你们服务于银行和消费金融机构,主要解决什么痛点?

陈建:我们主要协助金融机构解决两个核心问题:一是如何把业务做起来,二是如何把业务做好。把业务做起来,就需要获客,所以我们帮助金融机构做智能获客导流,让亿万消费者的金融需求与千百家金融机构的信贷供给精准对接,帮助金融机构高质量获客,做大资产规模;把业务做好,就需要风控,所以我们帮助金融机构做贷前、贷中、贷后的全生命周期智能风控,帮助金融机构决定是否贷款、贷多少额度的款、定多高的利息率等。我们把这些总结为科技赋能,对于大银行,我们提供的是获客流量赋能和大数据洞察力赋能;对于中小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由于它们渠道、科技、风控、人才等方方面面可能都相对薄弱,我们提供一站式赋能,全面解决其获客和风险管理的问题。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核心基础是我们依托大数据洞察力全面、精准地打破了信息非对称,辅之以尖端的科技系统和一流的专家团队。

《投资圈》:你们与一般的互联网公司、金融科技公司有什么异同?

陈建:我们与其他互联网公司既有很多类似的地方,又有很不一样的地方。类似的地方就是我们都追求要做到海量流量和几何级式增长,互联网公司被资本市场热捧就是因为有海量的流量,背后就是无限的想象空间。从这点来说我们是一样的,我们所有的业务都是流量,按笔收费,都是以数亿级乃至数十亿级/年来计算。我们的增长速度也是典型的互联网速度,突飞猛进,日新月异。

但我们也有不一样的地方。大多数的互联网公司,尤其是创业阶段的互联网公司,很多可能做到了非常高的流量但没有利润,可能还需要烧很多钱去做流量、做格局,然后通过打开市场格局来找到盈利的商业模式;甚至有些公司融到D轮、E轮了也没有利润,要依靠流量去讲故事。流量的概念和故事别的互联网公司有,我们也有,因为我们也拥有海量的流量,但是我们的每个流量都不仅有现金流,还有利润,我们的商业模式非常清晰,我们不需要烧大把的钱去买流量,这是我们与其他一些互联网公司之间很大的区别。

我们跟一般的金融科技创业公司也有相似和区别之处。相似的地方是我们都服务于金融机构,也都搞科技研发;但是我们也有区别——典型的金融科技创业公司一般是先做门槛低的小客户,有了客户、案例和收入后,再开始拓展规模大一些的客户,这通常属于“农村包围城市”的打法。但我们是反过来,我们是“城市领导乡村”的战略,一开始就从最难啃的硬骨头下手,而且成功地啃下来了。排名前15的大银行我们签约了12家,余下的3家也希望很大;前10名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有7家是我们客户;前20名的区域性银行中有10家是我们客户。这些都是最难啃、最优质的客户,客户越大流量越大,我们的商业空间才会大,利润才会多。所以我们这种模式是被投资人和资本市场高度看好的。

很多金融科技的创业公司都是服务于现金贷公司、互联网金融公司,这一年来受强监管的影响不小。随着现金贷行业被监管整治,许多创业公司的业务可能腰斩,甚至逐步退出竞争舞台。而我们是以最大、最主流的金融机构为首要客户,它们居于国家高度重视、高度鼓励、高度扶持甚至高度保护的领域。

《投资圈》:现在你们已经有这么多大客户,大有横扫天下的态势,未来会不会形成赢家通吃的局面?

陈建:金融科技是个覆盖很宽、内涵很广的定义,将来一定会出现若干在各自细分领域胜出的独角兽企业,甚至出现多家超级独角兽。

我们所专注的金融智能风控领域有大大小小很多友商,有几家起步早一些,占据了一些优势,但总体来说这个领域仍处于春秋战国时期,竞争格局远未到尘埃落定的阶段。通过3~5年的长跑,优势会逐渐向头部企业集中,但我认为金融智能风控行业并不会出现一家独大、赢家通吃的格局:一是行业目前的蛋糕和未来前景都非常大,就好比太平洋很大,完全容得下美国和中国一样;二是睿智科技与友商们的商业模式虽有重叠区域但也有显著不同,能在细分领域保持各自的一些优势和特色。

《投资圈》:你们为什么想到建立数据联盟体系?

陈建:盲人摸象都只是摸到一个表面,因而无法断定这是不是大象,一定要方方面面摸到最后才知道这是一头大象,这也就意味着你所谓的真正的大数据体系,不能只是一个方面的数据源。

比如说你是电商,但是你的数据只能反映你的客户在电商领域的行为;你是社交网络平台,你的数据也只能反映你的客户在社交网络的行为;单纯的某项数据不能综合反映一个客户的方方面面,真正要精准地打破信息非对称,就要将方方面面的数据整合到一起,所以我们叫大数据体系,希望这些数据可以包罗万象,全方面、立体化地反映客户的情况。

《投资圈》:不拥有数据却分析数据,提供数据洞察力,这个模式最初是怎样设立的?

陈建:金融机构打破信息非对称要的不是数据本身,而是基于数据的洞察力,数据包罗万象,但不解决洞察力问题也没有用。我们为客户提供洞察力,提供一个个的评分,这就足够了。

我们不拥有任何数据,但是可以解决金融行业的根本需求。所以你说的数据安全和数据隐私为什么对我们来说压根儿不是问题,因为我们没有任何数据,也不披露任何数据,不买卖任何数据,我们是天然的合规者。

为什么这么多大中型银行都采用了我们的技术?这些银行都是严谨到苛刻的,但它们对我们的做法是绝对放心的。它们的第一个要求就是没有政策风险,没有违规风险;第二个要求是要做到精准,而我们有最棒的算法,有数据联盟提供各类数据,可以提供精准的洞察力。

试想一下,评价要求从金融机构到我们这儿,再到数据伙伴,然后到集成返回,这个过程背后要做很多的事,涉及纷繁复杂的数据计算逻辑与算法,用时却是毫秒级的,这就是高科技的魅力。像我们这样有特殊数据处理方式、特殊定位和玩法的公司,市场上非常稀少,也不排除就我们一家。

做到极致才有机会

《投资圈》:您曾表示在FICO进行过三次内部创业,如今在睿智开始严格意义上的创业,现在的心情和那时候有什么不一样?

陈建:客观来讲,也是有类似也有不同。类似的地方是确实都是在做一些很创新的事,很有意义,很激动人心,而且创新就意味着你要不断解决很多新的问题,要在不确定性中前进。

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在FICO算是半创业,毕竟FICO本身是个很强大、很成熟的公司,我们不用太担心钱的问题,也不用担心品牌,因为FICO品牌在世界范围内已经是第一了,其实本质上也不太担心人,有了钱和品牌,要招人,给足薪酬人就来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在FICO的创业只能算半创业,当时中国公司是从零开始,事是新的事情,但是FICO公司不是从零开始。

我们现在出来就是全创业,成功的关键在于我和我的团队。做得好,公司成功了,我们都是公司的股东,会实现价值;但若失败了,就把资本、时间、职业生涯全赔进去了。如果我们开拓业务需要花一个亿,以前在FICO能找总部申请,现在不一样了,我们要到资本市场上去找钱,而且得用股份来折算;如果不从资本市场上找钱,依靠自己的业务产生,那我们就要足够的时间创造足够的利润来攒出这一个亿。现在的打法完全不一样了。

以前我带领FICO中国公司创造了从零开始到业界第一,现在又到睿智科技来,希望能再创造个业界第一。

《投资圈》:您曾是广东省高考状元,从学霸到科技公司总裁,现在又开创了自己的新事业。总能将事情做到最好,您的秘诀是什么?

陈建:从讲故事的角度来说,说天赋使然会让人更爽,但是客观地说,我所取得的成绩确实是跟勤奋与努力是密切相关的。以我个人的体会来说,不论是在学业上成为省高考状元,还是成为FICO中国区总裁,还有现在做睿智科技这份事业,都离不开持之以恒的努力,纯粹靠天赋和运气是不够的。

人确实需要天赋和运气,但是勤奋和努力是硬指标,更需要持之以恒。中国的高考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不是简单经过三五个月的突击学习就能成的。在FICO我做的不错,在中国市场遥遥领先,从2007年创办中国公司算起,我领导FICO中国11年,也是依靠持之以恒的努力才做到遥遥领先的。我们现在做睿智科技,肯定也是一样要持之以恒,这样才能真正做成行业内的苹果公司。当然我不希望这个周期那么长,希望我们能在五年内实现IPO的目标。

《投资圈》:许多投资人和企业家都喜欢玩德州扑克,都从中领悟过企业管理的奥妙。听说您也是一位深度爱好者,您的战绩如何?

陈建:金融圈、科技圈确实有不少人喜欢德州扑克,我也是重量级的爱好者。我去年参加世界扑克大赛还获得了不错的名次,在拉斯维加斯比赛,7200多个参赛选手中我最后的排名是155名,还拿了五万美元奖金。

德州扑克跟我的工作有很多类似的地方,其实都是一种大数据洞察力的体现。每个牌手的每次出牌都是数据,你都得存在大脑里,当你跟对手博弈的时候,你的出牌都是靠自己大脑神经计算模型。一个技术高超的玩家出牌会有自己脑海里的行为评分模型,能推出来对手手上的牌比自己强还是弱,这个背后就是基于大数据思维的模型。而这大数据就是对手历次出牌的轨迹,以及每次出牌的场景,只不过与打牌的大数据建模不一样的是,睿智科技的大数据建模会轻松一点,都是电脑去分析数据、跑算法、出结果。

《投资圈》:您曾经写过的两本书《信用评分模型技术与应用》和《现代信用卡管理》,在业内影响颇深,有很多人都是读着您的这两本书入的门。您还有计划写下一本吗?

陈建:实在太忙了,没有下一本书的规划,甚至连读书的时间都比原来少多了。不过最近我在重读《乔布斯传》,因为我们的自我定位是要做金融科技领域的苹果公司。就做公司的理念而言,我很认同乔布斯的观点:要做到极致。他是很著名的偏执狂,所以他的产品才会风靡市场,而且不仅仅是产品畅销,他还改变了整个时代。

智能手机的出现改变了手机行业的整个业态,也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乔布斯能做到这一点确实是因为他将产品做到了极致。我经常跟我的团队倡导这种理念,我个人也在不断给自己强化,向乔布斯学习,做到极致,然后才可能有风靡市场的产品,才可以成就划时代的公司。
网页地址:http://www.myzazhi.cn/news/pager.php?id=10058
信息编辑:myzazhi  信息来源: 《投资圈》杂志 点击:154
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文章、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阅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让发行变的更简单让订阅变的更方便